首页 > 党群工作

法拉第未来“缺钱” 继续来华寻求合作伙伴
2020-03-27 01:06:51

法拉第未来(FaradayFuture)又缺钱了。

2019年12月30日,贾跃亭创立的Faraday Future (以下简称法拉第未来或FF)为量产一事,来到中国寻求合作。

这是继2018年合作恒大、2019年联手九城以来,FF第三次在华寻找合作伙伴。

之前无论是和恒大,还是和九城,都没有实现FF旗下车型FF91的量产落地,这一次是新任CEO毕福康带队,会有所不同吗?

毕福康的中国行

对于此次访华,毕福康并不讳言自己就是为了新的融资,以及FF91的量产落地。“目前FF唯一缺少的就是资金。此次中国行的主要任务是与中国一些投资机构洽谈,以及会见国内的车企,商谈FF 91在中国的量产合作事宜。”

根据第一财经2019年11月底的报道,FF还需要8.5亿美元,用于生产FF91和FF81。

他表示FF希望和中国的合作伙伴建立合资公司,合作方在合作中投入工厂,FF提供技术。“有些汽车企业,工厂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、产能过剩,需要高科技去融合,这情况下合作对双方是有利的,合作方提供工厂和设备,FF方提供产品技术支持。”

对于FF再次寻找中国合作伙伴,是否意味着此前FF与九城的合作已告一段落,毕福康称双方的合作并没有完全终止,只是目前资本市场融资困难,保持好关系,希望合作还能继续。

另外,毕福康还谈到贾跃亭个人债务重组的进展,称“贾跃亭希望尽快回国”。

(来源:贾跃亭微博截图)

可见无论是贾跃亭,还是这次到访的毕福康,都认识到一个现实——中国市场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存在。

“绕不开”的中国市

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.1万辆和2576.9万辆,产销量继续蝉联全球第一。

新能源汽车方面, 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.2万辆和120.6万辆。虽有所下滑,但依然占据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售份额榜首。

这意味着中国不但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,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。

另外,工信部发布《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》(征求意见稿)。《规划》提出,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25%左右。

在2020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,工信部部长苗圩提到,“为稳定市场预期,保障产业健康持续发展,今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,不会大幅退坡。”

无论是市场体量,还是产业政策,中国都已经成为全球新能源市场的最大“风口“。

但是对于FF来说,尽管创始人贾跃亭来自于中国,但却在中国市场陷入负面缠身的窘境。

负面影响成最大牵绊

因为贾跃亭在中国的“老赖“身份,在解决债务问题之前,FF在中国市场很难获得太大的发展空间。

(来源:微博特斯拉上海工厂宣传片截图)

根据贾跃亭一方的说法,他已经偿还了30亿美元的债务,但是其作为最大股东的乐视网却表示没有收到一分钱。

乐视网称,截止2019年三季度,公司负债271亿,其中由于贾跃亭违规担保导致的负债约为98亿,占比超过36%。

在启信宝中输入“贾跃亭“,相关风险信息多达2012年全年欲钱料158条,被多家法院列为“失信人“。

对此,在去年的11月的一封公开信上,贾跃亭称自己的确是“老赖“,并在其后打算通过个人破产的形式解决债务问题,但因为被债权人怀疑隐瞒资产,这条路也陷入僵局。

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向财经网表示,“FF想在中国获得资本支持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。一方面是贾跃亭的影响短期难以消退,另一方面是目前国内的资本市场并不活跃。”

根据路透社2019年6月份引用权威数据调查机构PitchBook的数据显示,截至6月中旬,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仅融资7.831亿美元,与2018年同期的60亿美元同比下滑87%,2018年全年为77亿美元。

辞任CEO

为了解决融资难题,贾跃亭甚至选择辞去CEO职位。

2019年9月3日,毕福康任职FF全球CEO, FF创始人贾跃2019第二十九期伯乐相马经亭辞去原CEO职务。

贾跃亭在卸任时表示,“我之所以放弃一切,只为把FF做成,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,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。”

但到目前为止,FF的融资还未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FF的新任CEO毕福康,最早是在宝马负责i8项目,后来先后在拜腾和艾康尼克任职,但都没有在融资方面取得突破的工作记录。

而对于急于把FF91推向市场的FF来说,燃眉之急就是融资,对毕福康来说,如何带领“去贾跃亭化“的FF尽快地获得资金,实现FF91的量产落地,是一个挑战。

但对于FF来说,此前的两次经历,或许又将成为毕福康这次融资的拦路虎。

对于FF CEO毕福康希望寻求合作伙伴一事,汽车行业观察人士张宇(化名)对财经网表示:“中国汽车市场作为全球第一大市场,再加上新能源因政策支持等原因,这是FF必经之路。但此前因恒大、九城合作一事的言论纷纷扬扬,FF在中国市场寻求合作伙伴将困难重重。”

与恒大不欢而散

2018年,贾跃亭推动FF和恒大达成了合作,双方在中国共建工厂,量产FF91。

按协议约定,恒大旗下子公司恒大健康将在三年内分批向FF投资20亿美元。

在双方达成合作4个月后,恒大此前支付给FF的8亿美元就已被花光,贾跃亭要求提前支付都二笔7亿美元,被恒大方面拒绝。

随后双方闹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,关系逐渐走向破裂。而双方合作之初所达成的共识——量产FF91,也就此没有了下文。

结束和恒大的合作后,贾跃亭曾经表示只需要5亿美元,即可实现FF91量产。但是在新任CEO毕福康看来,还需要8.5亿美元,以推动FF81的落地。

后来,FF又和九城达成协议,融资5亿美元,但到现在几乎无果而终。

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认为, “FF一直未完成量产交付,投资人很难再相信讲故事和画大饼的套路。”

诉讼缠身的FF

(来源:贾跃亭微博截图)

除了深陷债务困境的贾跃亭,以及先后和恒大、九城合作不利之外,FF自身也官司缠身。

就在毕福康近日的中国行之际,FF又惹上了新官司。

据彭博社报道,FF已被其前全球总法律顾问刘洪以不实信息诱导欺诈、非法解雇、有意造成诉讼人的精神损失、造成过失的虚假陈述等六条诉讼理由起诉,要求赔偿1.06亿美元。

刘洪称法拉第未来通过“欺骗性地夸大公司发展前景”,诱导其放弃了当时的工作而加入FF。

对此,财经网向FaradayFuture官方发采访函,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。

但这还不是全部。

无论是市场还是政策层面,FF都在迅速边缘化,或因此错过最佳“窗口期“。

错过最佳“窗口期”

市场方面,特斯拉已经实现了国产,而且今年即将实现放量,毕福康对此也表示了羡慕。

但是在特斯拉之外,蔚来、小鹏和威马基本上瓜分了剩下的市场。

考虑到此前传出的FF91高达200万元人民币的售价,很难指望这款车能够在市场上迅速回收现金流,FF81是一个理想选择,但等到这款车下线时,面对的已经是一个被瓜分殆尽的市场。

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向财经网表示,FF91定位非常高,没有品牌作为支撑的情况下,市场发展空间很小,前景不容乐观。另外,FF91售价高,消费人群注定较小,无法大规模量产,销量堪忧。

而且政策走向也对FF不是很有利。

但从2017年开始,我国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逐年退坡。按照规划,预计2021年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将完全退出。至2020年末,退坡幅度已达50%,导致我国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十年以来,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这意味着FF91不但完全没有享受到补贴带来的红利,而且面临的将是一个竞争更加激烈的存量市场。

总结:

FF落地国内市场,正面临着多重困境:创始人是老赖,新任CEO并无太多融资成功的经验,而且此前和恒大以及九城的合作都没什么结果,最重要的是,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,这波新能源汽车的窗口期正在逐渐关闭。所以对于毕福康来说,无论是对于他自己,还是FF,反转局势的时间都不太多了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
Copyright (c)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声明:依据国家《互联网管理规定》,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、法规的内容
如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!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